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安藤忠雄、原研哉等大神担当评委日本世博会吉祥物却「丑」到出圈
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22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吐槽了好几天的日本网友们,终于艰难地、不忍地、咬牙切齿地,从 3 个候选方案中作出决策。

  这场以丑出圈的全民吉祥物评选,已经从「比谁更好看」变成了「比谁勉强没那么丑」。

  2025 年将是大阪第二次举办世界博览会,这次主题是「构建未来社会,想象明日生活」。早前还邀请了皮卡丘和 Hello Kitty 担任宣传大使,画风就是一整个萌萌哒。

  2020 年 8 月,为了选出能「凸显生命光辉与未来」的 logo,大阪·关西世博会组委会公开征集了 5894 份设计方案,并从中选出 5 个候选,邀请网友参与票选,提出建议和意见。

  有人称它「像长了眼球的癌变大肠」「诡异」「恶心」「克苏鲁」「像寄生兽」。在中国网友眼里,这甚至有点像是新浪微博 logo「大眼仔」的叠叠乐。

  官方称,这个 logo 其实是舞蹈着、跳跃着、兴奋着、充满活力的细胞,它对 1970 年大阪世博会圆形樱花花瓣的设计进行了很好的传承,能表现出「生命的光辉」。甚至有支持者将它称为「光辉君」。

  3 月 2 日,组委会从 1898 件作品中选出了「脱颖而出」的 3 个候选方案,邀请日本网友选出最终吉祥物,投票截止时间为 3 月 10 日。

  方案 A 看起来像是一个欧巴桑。创意解释称,它在 1970 年世博会现场收到地球人送的一块糖果,由于对大阪的「糖果文化」感兴趣,所以决定在关西地区生活。日常会用喜欢的蓝色袋子装满糖果,到处交朋友。

  方案 B 中间的蓝色球寓意着地球、人类和各种生命形式,也代表着各种价值观的共生共创。嘴巴「O」的形状是大阪(Osaka)的首字母,眼睛正是主视觉的 logo。

  而方案 C 则取了大阪「水之城」的形象寓意,将吉祥物设计成能像水一样流动的、可随意改变形态的,希望通过这种无限可能来反映世界的多元和美好。

  任官方怎么解释,对大部分网友来说,这仍然是一道无从下手的难题,因为每一个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奇怪生物,「毛骨悚然」「让人看起来非常不快」。

  为什么全都是怪物?如果你在城市里贴上这样的海报,每一个孩子路过看到都会吓哭的。

  网友 @sontyo1114 指出,这 3 个方案的颜色和设计方向几乎一模一样,甚至看起来就像是一家人,根本选不出来。

  中国网友的吐槽还要更狠一些:SAN 值狂掉!邪神再临!能不能整点阳间的东西?这是福岛变异的鱼吗?还是新冠病毒和它的变种好朋友?

  距离冰墩墩在日本「萌」出圈过去没多久,如今,网友们面对这些让人烦心的「丑东西」只能骂咧咧。

  在意见征集开始 2 天后,J-CAST News 对 Twitter 的网友投票进行过一项抽样统计(样本量为 4000 条推文)。

  数据显示,大概 57.5% 的网友支持方案 C,理由大多是「可爱」。第二位是方案 B,支持者占比约 30%,都在夸他圆圆的身型很萌。而方案 A 的欧巴桑支持率仅有 12.5%,网友表示它「跟大阪的关系最紧密」「像阿姨一样友善」。

  但大阪世博会官方表示,这次意见征集,是希望给大家一起创造和思考未来的机会。投票数据仅会作为参考,最终当选的吉祥物方案,有可能会根据意见进行调整。结果预计会在 3 月底公布。

  接下来只能耐心等待,看哪个「丑东西」即将 C 位出道,看官方会不会把网友的疯狂吐槽听进去了。

  从大阪世博会主视觉 logo 到吉祥物评选,有一个问题最让网友感到不解——

  建筑家安藤忠雄、平面设计师原研哉、著名导演河瀨直美……评审委员会里明明有好些响当当的大师人物,怎么还能选出这些「让人无从下手」的候选方案?

  安藤忠雄是这届评选委员会的主席,他认为「光辉君」有一种不对称、不协调的美感。

  以往的 logo 通常是对称且稳定的,但方案 E 做出了改变,它朝着不同的方向变化,显得更有活力。

  实际上,公布「光辉君」当选大阪世博会主视觉的一刻,设计团队 Team Inari 感到意外和不敢相信。团队代表人岛田保表示,「没有一家企业会通过这样的 logo」,并透露这个作品的灵感也来自一座古怪艺术作品:太阳塔。

  小时候,我就在世博会上见识了令人震撼的太阳塔。我也想像冈本太郎一样,创作出这么有冲击力的作品。

  在 1970 年大阪世博会主场馆中心,立着一座高约 70 米、画风诡异的太阳塔。

  这座高塔由日本现代艺术家冈本太郎设计,它一共有 3 张脸——顶部的「黄金脸」预示着未来,正前方的「太阳脸」是现在,而正后方的「黑脸」则象征着过去。它张开双臂,在当年迎接了超过 6000 万游客。

  虽然奇怪的设计引起争议和恶评,但当年的大阪世博会仍然花了 6.3 亿日元将太阳塔建成。如今,太阳塔保留在万博纪念公园接受公开参观,已经成了大阪的标志性建筑物。

  回过头来细品 5 个最终入围的 logo 设计方案。A 和 C 端庄大方但保守,缺乏新意;B 和 D 审美过时让人摸不着头脑;相比之下,瞪着眼睛的「光辉君」像是这里边唯一的活物。

  在一些网友看来,这个截然不同的方案 E 开朗又活泼,很好地表达了生命的概念,能让人感受到冲击和力量,延续了当年大阪那种「离经叛道」的探索精神。

  而随着越来越多网友对「光辉君」进行二次创作,互联网对这个眼球怪物的态度,渐渐从压倒性的「丑绝」转向「有点上头挺可爱」。

  公众号「未来预想图」分析认为,主办方选择标新立异的 logo 或吉祥物,或许还跟世博会吸引力减弱、不被广泛看好的现实有关。据官方预测,2025 年世博会估计能吸引约 2800 万名游客——这个数字连 1970 年的一半都不到。

  50 多年前的大阪世博会,是好奇的人们「看世界」的窗口。然而今天,越来越多信息可以从互联网获取,外国事物也不那么新鲜了,2025 年的世博会,很可能无法成为同样引起好奇、大排长龙的热门景点。

  在 logo 公布后,大阪市收到十几个电话或邮件投诉,表示「作为大阪人为此感到尴尬」「希望能重新评选」。市长松井一郎,谈及争议十足的「光辉君」时这么说: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3 个形似病毒变异的吉祥物方案被疯狂吐槽,其实是再一次为大阪世博会成功博眼球,赢得了人们宝贵的「注意力」。

  机会当然有。毕竟,吉祥物或 IP 的走红不只是形象设计,背后还有很大的营销和造势学问。

  以北京冬奥会的顶流冰墩墩为例。冰糖外壳的可爱大熊猫,身上还带有冰雪和科幻未来元素,这些偏中性的设计首先注定它不会像「光辉君」一样毁誉参半。

  而冰墩墩出圈的背后,更离不开本身人设的憨态调皮、日本电视台主播「义墩墩」和运动员们的带货、官方传播、互联网的二次创作——当然,还有让人抢破头的周边。

  差异化的人设(不是公主是骑士),官方和粉丝流量加持(短视频和表情包传播),以及一直缺货买不到、把缝纫机踩着火的周边需求(稀缺的社交资本),背后是一整套的组合拳。

  而熊本熊之所以能从地方吉祥物,到火遍全球、相关商品销售额累计达到 9891 亿日元(约人民币 592 亿元),靠的也并不是纯纯的可爱。它日复一日干着蠢事,腮红失踪、减肥失败、电车跌倒……每一个贱萌搞怪行为都丰富且巩固了 IP 人设。

  近年来,在日本衍生出了一种新的审美叫 kimokawaii,意为又恶心又可爱。这种感觉,大概就跟我们忍不住围观淘宝丑东西大赛,越看越上头一样。而网友对「光辉君」的喜爱或改观,也正是切中了这样的时下潮流。

  目前,不少网友已经对 3 个吉祥物候选方案进行了动漫化的二次创作,大家都在等待最终的结果公布。

  如何为这些「丑东西」赋予灵魂,让它们变身成为「有点上头挺可爱」的吉祥物,接下来还得看官方的运营能力(当然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)。

  心理学上有一个多看效应(Mere-exposure effect,也叫曝光效应),指出人们会单纯因为熟悉某个事物而产生好感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